2010年2月22日 星期一

《生態》柴山夜行,小港樹蟾

-柴山夜行,小港樹蟾5720100220
什麼時候?我們才願意跟這裡真正的「原住民」分享這塊土地呢?
若沒有親自聽過,怎會知道夏夜雨後,樹蟾們的夜語是如此悅耳,如此珍貴...


《冷》
2/18日,大概是過年期間最冷的一波寒流到來,連高雄都冷到不像話,正中午時氣溫只
有12.8度c,而且不停地下雨,以高雄而言實在很不可思議,也許是初一初二實在是太熱
了,這種天氣讓我很不習慣,本以為會窩在家中度過,但先前和俊豪、神龍約好,畢竟
有人就快要收假回軍營,得好好珍惜放假時間。原本我們是要往屏東浸水營古道去,那
裡的生態豐富,然而平地就這麼冷了又下雨,海拔1600公尺的地方我們想也好不到哪去
,於是決定去有高雄的自然公園之稱的「柴山」(又稱壽山)晃晃。

《柴山夜行》
柴山,因取柴而得名,在高雄這個長久發展工業的城市中僅存的綠地,在高雄不像台北
有地利之便被陽明山系環繞,更沒有冬日的連綿的雨來沖刷都市的粉塵,因此像柴山這
樣的綠地對高雄而言格外地重要,由於國防因素保留下的大片綠地彷彿都市淨化的心臟
,也有人這麼叫他「高雄之肺」。

這裡也是我在高雄觀察生態鍛鍊體力的好所在,小時候最期待的就是看到猴子─台灣獼
猴,那是最容易觀察到的野生哺乳類,在長大一點時野外觀察興趣轉移到了昆蟲,夏天
飛舞的蝴蝶變成了追逐的目標,然而,上了大學後,對兩爬產生濃厚興趣跑遍了台灣、
卻從來沒有夜間上過柴山觀察,想著想著便覺得應該實地上山看看,即便時間點不太對
(寒流來襲)。

走在起霧的步道上,這裡的確改變了不少,忽然,領角鴞由遠而近的「呼─呼─」聲,
回應著我們,讓我整個精神都振奮了起來,豎起耳朵仔細地聆聽方位,直到定出他在距
離我們莫約五公尺的樹叢中,藤蔓擋住他的身影,也因此讓他無懼我們的手電筒不停地
叫著,那是宣示自己領域的叫聲,貓頭鷹的領域性很強,也因此若發出了他們的叫聲,
鄰近的貓頭鷹便會飛來看看,到底是誰闖入了他的領域,就像許多溪流鳥類一樣,守住
了領域就等於守住了資源─食物資源、交配權、好的巢位等等,這些優勢讓他們得以維
持生命並且繁衍下一代是很重要的行為。

但是,仔細觀察不難發現為什麼有些鳥,並非不時無刻的捍衛自己的領域,而是集中在
某段時間,像是繁殖季時,原因就在維持領域這項行為,也是有相當大的風險及代價,
巡視領域需要耗費相當體力、發現外來者要打架(重點還得打贏,要不然啥都沒)、還要
耗費尋找食物的時間等等,這些都是維持領域所要付出的代價,因此生態學家發現,動
物的領域策略是有某些限定的。

當環境資源充足時(食物、巢材等等跟生存繁殖相關資源),通常動物的領域性較低也較
適合,因為遍地都是食物,與其浪費時間維持領域不如趕快吃吃趕快交配幹正事。
當環境資源嚴重不足時,動物的領域性也會較低,因為會投注大量時間去尋找資源,而
無法維持領域行為。

只有當環境資源有某種程度的不足,但此不足又不會低於維持領域的消耗的能量時,領
域行為才會持續維持,這也就是為什麼在繁殖期時,動物常常會強烈展現出領域行為,
原因就在於維持領域行為的消耗(打架受傷、體力、時間等),與獲得得繁殖機會(資源)
相比是更值得的,對其基因適存度有更高的價值,因此這樣的行為被選擇(指天擇)。

不遠處山羌的狗吠般叫聲打斷了我的思緒,距離不遠,這裡真的有山羌,雖然早有耳聞
柴山是有山羌的,但實際聽到才在心理證實了這件事,同時也讓我很好奇這裡的山羌族
群的生態到底是如何呢?像柴山這樣近乎隔離的都市孤島,山羌族群內的親緣關係應該
有很高的相似度,而這裡的山羌到底是百年前未隔離時遺留的還是後來人為養殖帶入的
呢?我想這問題還是留給遺傳生態學家來解答吧。

柴山行-2010021874
馬卡道澤蟹,一種只分布於高雄柴山的澤蟹,體色變異很大,比較典型的是黃色的,這
次多虧跟峻豪出來才知道這邊有這種澤蟹。
柴山行-2010021871
澤蟹,不同於一般人對螃蟹的印象一定必須生長在水邊,他們除了在繁殖期時才必須到
水邊外,很多種類可都是生長在山上較為潮濕的地方,甚至一些較乾燥地方也能發現他
們的蹤跡,若在乾溪溝翻開石塊有一個十元硬幣大小的洞穴,那很有可能就是他們的家
喔。
柴山行-2010021873
正面來一張。

《睡夢羅漢》
柴山行-2010021878
這次還看到了猴子在樹上睡覺耶,我想也只有柴山才能這麼容易觀察吧,因為猴子不怕人
,很好笑像人一樣,被我們吵了一下睡眼惺忪,然後就繼續睡完全不理我們XD
柴山行-2010021882
(OS:我要睏了...賣剎...)
柴山行-2010021887
睡羅漢二號,發現很神奇的是,他們這樣雙手尾巴環抱睡在樹上,都不會掉下來耶,超
厲害,不知道是怎麼辦到的?

《微暖》
隔了一天的濕冷陰雨,終於又有了太陽,雨後的陽光總是特別的迷人,連路旁平凡地花
朵在陽光照射下,也顯現出各自不平凡地色澤。
-柴山夜行,小港樹蟾320100220

-柴山夜行,小港樹蟾420100220
小黃菊

-柴山夜行,小港樹蟾1420100220
玄蔘科(?),太久沒認植物,已經有點生疏,看花形有點像玄蔘科的花,但卻又
覺得有點像豆科的蝶型花,有人能解答嗎?

《中山大學柴山步道》
原是為了一探蝙蝠洞,想不到盼不到蝙蝠,卻看到了領角鴞,紅色的眼睛、淡藍色瞬膜
,高高豎起的耳羽除了代表警戒,也代表了他「角鴞」之名。
-柴山夜行,小港樹蟾2720100220

-柴山夜行,小港樹蟾3620100220
遇到這隻領角鴞時,他總是在某棵樹叫一叫後,就飛到另一棵樹繼續叫,距離都不太遠
,但因為叢林有點密又是晚上,為了一睹風采的我們就只好跟著他向被捉弄一般,在樹
叢中走來走去,就是被樹擋住看不到,直到他停到某棵相思樹時,峻豪才發現了他,正
好角度沒檔到,才有機會留下照片,看他轉頭打量著我們的模樣真是可愛。

今天是我老妹第一次看到貓頭鷹,也算是她第一次做野外生態觀察吧,沒辦法之前要找
她都一堆事,現在上大學了,希望她好好打工存錢,才有機會跟我到處跑。XD

這次除了我們原班人馬外,還認識了蟲之友,原來他也是屏科的學弟,真有趣以後出門
晃晃有人可以找了:)

到晚上快八點時,我們才走下山,放裝備的峻豪比較慢,雖然摔了一跤,但卻又遇到一
隻(不曉得是不是同一隻)就停到步道旁樹上的領角鴞,看遠遠的叢林閃了兩三下閃光燈
,我們就猜他大概又遇到貓頭鷹了,果然下來就看到清晰的貓頭鷹照壓,野外果然什麼
事都可能發生。

《小港樹蟾》
-柴山夜行,小港樹蟾5020100220
之前就聽學長說,小港工業區旁有一個地方很多中國樹蟾,讓我一直很想去看看,中國
樹蟾是一種樹棲型的蛙類,外觀看起來跟樹蛙很像,指頭都有大大的吸盤,但若只看他
的骨頭,其實有些特徵較像蟾蜍,因此被叫「樹蟾」,這種身長只有兩三公分的小蛙兒
,很喜歡在雨後鳴叫,因此又叫「雨怪」。

在進入工業區時,我還是很懷疑,這樣的地方怎麼會有樹蟾呢?汙濁的水溝,林立的工
廠,然而,就在轉了幾個彎後,周遭越來越荒涼直到一個小台地,旁邊的小路走進去,
一小片鳳梨田,雖然今天還是有點冷,但是,一旁的芭蕉葉上就趴著一隻隻綠色小精靈
─中國樹蟾。
-柴山夜行,小港樹蟾6920100220
看到他們時,我的心情很激動,這些可愛的小生物只要有這麼一小塊綠地就能生存,我
們卻連這一小塊地都不願分享...

-柴山夜行,小港樹蟾6120100220
芭蕉葉脈與樹蟾

-柴山夜行,小港樹蟾8420100220
看到了樹蟾,總覺得心裡有某種充實感,回到高雄雖然有很多地方可以逛、夢時代、
跳蚤市場,創意市集、藝術特區,卻仍然若有所失,才知道原來是到野地的渴望,一
塊充滿生命力的野地,這幾年高雄已經改變很大了,連愛河都有凶狠圓軸蟹回來,希
望像這樣的野地在未來只會更多。:)

4 則留言:

Doctor KCT 提到...

hey~ 我去借了論人性。
很巧的是,老闆同時要我幫他買論人性和自私的基因。這是...英雄所見略同?
他還要買果蠅.基因.怪老頭:生物行為起源的探尋,和異數.超凡與平凡的界線,我有買異數,推薦!

Alex 提到...

哈,因為他們兩個的書很有重要阿,Wilson本身是做社會生物學的,專長是研究昆蟲,尤其是社會性昆蟲,而社會性這種可以遺傳於基因的行為,本身存在著很多神秘,蠻有趣的。
我沒看過果蠅‧基因‧怪老頭那本耶,不過我有看過《雀鳥、果蠅與上帝:演化論的歷史》,喔喔,異數,我第一次聽到耶,我也去借來看看~

mamas 提到...

有可能是玄參科的通泉草或是藍豬耳

Alex 提到...

感謝馬馬斯提供方向XD...有可能是藍豬耳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