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9月21日 星期三

《山》奇萊高山花草集

玉山蠅子草 粉紅色系 Silene morrison-montana (Hayata) Ohwi & Ohashi
玉山蠅子草 粉紅色系 Silene morrison-montana (Hayata) Ohwi & Ohashi


從奇萊山屋下切很陡的陡坡至溪谷取水時,在一旁的岩壁上遇見了它,透著淡淡的粉紫色,很少見的顏色,玉山蠅子草大多是白色花,它們分布於海拔3100-3400公尺的山區,常見於礫石堆或岩縫間,也是台灣特有種植物。

我整個人趴在礫石地上,趴的很低很低,由下往上看了它好一陣子,看著因霧氣忽隱忽現的光線在它的花瓣上跳躍,直到花瓣上的脈絡隨著微風搖晃而跳出鏡頭景深之外,才想到錯過了一個快門機會。

《高山-奇萊》

晨光 奇萊

日出奇萊3




- 金色奇萊 -

中秋應Mamas、貞如的邀約上奇萊,完全是攝影隊,拍得很過癮,也成功跟夾子、立中、兔子、阿欽他們東華山社OB隊會師到,能在山上與朋友相會真的是格外開心。

站奇萊依舊看的到木瓜山,可惜東部的雲較厚,過了八點就看不到了縱谷,大家在那裡相識相會又離開,然山卻一直在那裏。而山也一直把我們召喚過來,進入他的身體。

這次上山除了長鏡頭外,也帶了微距鏡,目的就是記錄一下高山花草最後的燦爛,九月初天氣已經開始轉秋,對許多生長在超過海拔三千公尺以上的植物而言,是它們綻放花朵最後的機會,接著東北季風南下,長達三個月嚴酷冷峻的冬季開始考驗它們的生命。

所以夏天是它們最美的時候,為了傳承下一代幾乎所有高山植物集中在這個時期開放花朵,吸引授粉者們前來,而超過三千公尺以上的高山植物大多是低矮小巧的草本植物,它們在各種你想像的到的地方綻放,可以在攀爬險峻峭壁的途中,也可以在一片祥和的箭竹草坡,無所不再的展現強韌生命。

而此次同行的領隊Mamas恰巧是植物辨識的高手(也是拍攝植物高手),跟著他上山不僅僅可以認識許多植物,還可以學習到許多植物拍攝的技巧、觀察的方式,相當有意思,透過觀景窗的角度,我才發現寧靜的植物有許多面相是我不曾去思考的,印象最深刻就是拍攝溪谷的能高刀傷草時,當看到mamas如此去觀察一株花蕊僅僅幾公釐的植物,然後在某個光影下觸動的心志,按下快門,那時我忽然理解了一些東西。

早田氏香葉菜 Geranium hayatanum

單花牻牛兒苗 Geranium hayatanum Ohwi
(牻,音同「忙」)


又被稱為早田氏香葉菜,種名hayatanum就是為了紀念日籍植物分類學者早田文藏,走在往奇萊稜線的路上處處可以見到它,淡紫色的花瓣佐以深紫色脈紋淡雅又美麗。

而單花牻牛兒苗在花的型態上個「變性」的特殊機制,通常多數植物採取「異花授粉」的方式,目的是為了避免「自花授粉」而造成基因多樣性低下對環境的適應力較差。

為了防止自花授粉,單花牻牛兒苗發展出「兩性花」來應對,也就是它剛開花的時候,雄蕊會率先成熟,開始散布花粉,而雌蕊仍緊閉著,直到雄蕊完成任務開始凋謝後,雌蕊才會開始成熟開放,彷彿歷經不同時期的性別一樣,在人的眼光看來似乎就是「變性」


那麼來猜猜看這株現在是男生或是女生呢?





台灣當藥
巒大當藥 Swertia macrosperma (C. B. Clarke) C. B. Clarke
像極小耳朵的白色花瓣

台灣當藥3
巒大當藥 Swertia macrosperma (C. B. Clarke) C. B. Clarke 


高山當藥2
高山當藥(細葉當藥)


高山當藥1
高山當藥(細葉當藥)


卷柏
卷柏

玉山捲耳
玉山卷耳
「好像羽毛一樣的花瓣」這是對它的第一印象。

玉山捲耳2
玉山卷耳

玉山薊
玉山薊
有常在登山的朋友應該都對他不陌生,全株長滿的刺,在攀爬峭壁的時候尤其頭痛,一個腳點
踩上去手一抓,刺痛感告訴你它正埋伏在旁邊,想不到它連花都是這麼的劍拔弩張,絲毫不退
讓。



玉山蠅子草 粉紅色系 Silene morrison-montana (Hayata) Ohwi & Ohashi
玉山蠅子草
從奇萊山屋下切很陡的陡坡至溪谷取水時,在一旁的岩壁上遇見了它,透著淡淡的粉紫色,很
少見的顏色,玉山蠅子草大多是白色花,它們分布於海拔3100-3400公尺的山區,常見於礫石堆或岩縫間,也是台灣特有種植物


我整個人趴在礫石地上,趴的很低很低,由下往上看了它好一陣子,看著因霧氣忽隱忽現的光
線在它的花瓣上跳躍,直到花瓣上的脈絡隨著微風搖晃而跳出鏡頭景深之外,才想到錯過了一
個快門機會。

玉山蠅子草
玉山蠅子草 白色系
這才是玉山蠅子草絕大多數的樣子,潔白地生長在岩石之間。


黑斑龍膽
黑斑龍膽
以前一直都以為是玉山龍膽,後來才知道都是黑斑龍膽,玉山龍膽大多分布於玉山前峰一帶,合歡奇萊山系一帶的幾乎都是黑斑,花如其名,花瓣內許多的黑褐色斑點是他的辨識特徵之
一,它們在早晨的陽光之下一一開放,當我拍攝完這一株綻放的黑斑龍膽後,才發現旁邊已經
隨著陽光開滿黃花。

梅花草2
梅花草


梅花草
梅花草


梅花草3
梅花草


疏花風輪菜 Clinopodium laxiflorum

疏花風輪菜 Clinopodium laxiflorum


從成功山屋通往奇萊稜線的路上,在山的陰影之下,昨晚的露水仍然凝結在淡紫色的唇形花上,再過半個小時,當陽光灑下,白色珍珠也隨之消散。

疏花風輪菜又稱為疏花塔花,疏花塔花為脣形科風輪菜屬的台灣特有種,在查詢資料時發現有人做過它的親緣地理學分析,這個屬包含兩個變種,一個是疏花塔花,另一個則是台灣風輪菜,在分析其葉綠體DNA後發現疏花風輪菜雖為廣泛分布的基因型,但與台灣風輪菜卻有明顯區隔,追溯其分化時間可估算約為120-200萬年前,是為恭茲冰期,其後又經歷了三個冰河時期隔離之下,而演化成今日的疏花塔花。

因為水珠拍得不太好,也許看flickr大圖連結比較明顯


玉山小米草 Euphrasia transmorrisonensis

玉山碎雪草 Euphrasia transmorrisonensis


又稱為玉山小米草,玄蔘科,不過我比較喜歡碎雪草的稱呼,就好像冬天遺留的雪在夏天開放,它的花期很長,通常會一個群落一個群落出現,在往奇萊山的山徑旁以及玉山箭竹草坡旁微濕的地方都可以看到它們的身影,然而溪谷卻比較少見,似乎比較不耐蔭。

矮菊

矮菊 Myriactis humilis Merr


第一次聽到貓哥說它們的名字叫做「矮菊」時,其實有點納悶,因為看它的「身材」比例,感覺不太能跟矮連上關係,葉集中生長於基部,細細的長柄頂著半圓似飛碟狀的花,整體看起來反而像個瘦高竹竿似的,真不知當初未他命名的人是如何想來矮這個字?

玉山飛蓬 紫色花 Erigeron morrisonensis Hayata var. morrisonensis

玉山飛蓬 -  Erigeron morrisonensis Hayata var. morrisonensis


紫色花系的玉山飛蓬,通常見到的都是白色花系,他的學名裡也有著日籍植物學者早田文藏的影子,在那個時代裡追逐著群山逐著夢的人,悄悄地隱藏在種名之後。


玉山飛蓬 紫色花2
玉山飛蓬 紫花白花


玉山飛蓬


後記:
四天的奇萊主北行程,走起來應該要輕鬆寫意,然而第一天我的腳就因為穿拖鞋不小心被箭竹刺掉一塊肉,而且還是在很尷尬的大拇指下,登山最容易磨擦的地方,只好每一步上坡下坡都帶著點刺痛,也讓這次上山輕鬆帶著點痛苦。

有時會想,上山還是要辛苦點好,我還是喜歡在身體承受著某種痛苦,呼吸不那麼順暢,然後衝擊著感動的時候,試圖讓自己冷靜、沉澱,按下快門,彷彿在那時候,某種真實也被凍結下來了。

還有幾種高山植物及說明待修圖整理完在慢慢補上來。記錄一下9/22 update...

1 則留言:

mist 提到...

小小的一朵花,特徵一清二楚,拍得太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