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0日 星期日

《無聲的航線》


  不見森林輪廓的夜晚,水氣隨寒流鋒面而來,夜色很深很深,如果向著山的方向看去,黑色像是要把人吸入,隱沒在其中。

  我在山徑上走著,繼續走向更深邃的黑,手電筒的光線是我唯一的依賴,是人類本能的依賴。光線能撫平內心最深處的恐懼,就算在野外觀察了這麼多年,恐懼其實一直存在,在黑暗深處與興奮、喜悅的情緒共存。

  今天的森林格外安靜。除了細雨滴落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