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13日 星期五

《Taiwan Snake》百步伏擊 - Deinagkistrodon acutus

百步蛇 吃 盤古蟾蜍 - Deinagkistrodon acutus , hunting
第一次,完整地看牠發動攻擊。
像是閃電般的刺拳,迅速又精確,一擊即中。像是冷靜的拳手,穩固而充滿自信。

今天異常悶熱的天氣好像預告著甚麼,突如其來的大雨,在夜晚的森林裡忽然襲來。
這是夏日的預兆,也是萬物啟動的預兆,隨著黑夜降臨而開始。

越來越強的雨勢,讓我們只能盡量的利用樹蔭稍稍遮蔽一點,滿地的日本樹蛙興奮地唱起牠們
的情歌,細碎如鈴鐺般的聲音聚集起來,一場蛙類的宴會開始了,不過多了三個被淋成落湯雞
,擠在樹林下的聽眾。

然後,澤蛙開始應和、莫氏樹蛙也哇啦啦啦啦的開始二部合唱,白頷樹蛙的答-答-答-是中間的
打擊樂,音樂會隨著雨勢的指揮來到一波高峰,隨著我們的腳步一道一道停止。


大雨漸小,遠遠發現牠那一如往常的伏擊姿態,雨滴落下,一隻盤古蟾蜍躍近他面前,握著相機的手微微顫動,百步蛇銳利的眼神稍稍傾斜了個角度,像靈巧精確的刺拳以閃電的速度瞬間彈出,擊中!

穩定地抬著頭,注意我的一舉一動,這是牠最脆弱的一刻,毫無防禦的一刻,所以也格外的敏感,隨時做好放棄獵物的準備。

掩著內心的興奮,示意E與M不要輕舉妄動,而我試著踏出最輕微的腳步慢慢地接近牠,蛇類沒有耳朵、沒有外耳孔,然而牠們的聽骨(鐙骨)藉由下顎骨傳回震動,因此聽的到「腳步」,
我不知道牠是否有聽到我的腳步,但只希望不要中斷牠的動作,並讓我有足夠時間慢慢趴下、
按下快門。

緩慢地接近牠到一步之內,依然沒有動靜,這表示牠正在注意我,注意這個可能帶有威脅的巨
大熱源體,那是牠另一個感官─「熱感應」,眼睛前方的兩個白色凹陷裡面佈滿了感覺神經,
對於熱源特別地敏感,能夠準確的偵測我們無法感受的溫度變化,蛇的眼睛通常不那麼管用,
尤其是夜行性的蛇類,睫狀肌不發達的蛇就好像對焦系統不好的相機,怎麼對都是移焦,無法
讓鏡片(水晶體)在底片(視網膜)上清晰成像,因此響尾蛇亞科的蛇類演化出了不需眼睛,也能讓牠們在黑暗中準確偵測小動物位置的雷達,被我們稱為「頰窩」(Pit)的器官。

其實我很好奇,由溫度構築而成的是甚麼樣世界。


牠是一隻中小型的百步蛇,身上有著淡淡的藍紫色,身體還沒大到變為老成的深褐色,卻已經
脫離幼蛇時稚嫩淡雅的體色,觀景窗裡的牠似乎已經察覺到我靠近,微微地仰頭,兩支蝮蛇科
特有的管牙深深地沒入盤古蟾蜍身體裡,這是牠唯一令人害怕的武器,也是唯一能夠保護自己
武器,而面對靠近的我,牠也許正在飢餓與防禦之間抉擇。

忽然,牠放開了到手的蟾蜍,緊緊盯著我,上揚的吻端與S型弓起的姿態說著「不要再靠
近!」我幾乎在牠放開的同時已經往後退,繼續後退,牠漸漸捲回原來的姿態,繼續後退,牠
把脖子靠回身體上,繼續後退,蟾蜍翻了個身爬起來,雨水下著。

在我驚訝蟾蜍被百步蛇毒咬中而未斃命的時候,百步蛇再度發動攻擊,奪回牠的獵物。
看著他把蟾蜍轉向為容易吞嚥的方向,雨勢僅剩微微細雨。

細雨下著,我們也慢慢離開。


百步蛇 吃 盤古蟾蜍 3 Deinagkistrodon acutus, hunting
百步蛇慢慢地將盤古蟾蜍轉為正向,通常蛇會將獵物的軸心轉向自己,
為了避免因為獵物過大而難以吞嚥,軸心轉向自己就能順著骨骼吞下,
否則若是遇到太大的獵物就有可能因吞不下也吐不出來而卡住,嚴重
時甚至會喪命。
百步蛇 吃 盤古蟾蜍 4 Deinagkistrodon acutus, hunting


赤尾青竹絲 水滴
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雨,讓在水邊伏擊的赤尾青竹絲身上沾滿了水珠。通常蛇類比較少在雨中出沒,因為依賴嗅覺的牠們過大的雨勢反而會阻礙他們探知獵物。

莫氏樹蛙 雄蛙 反光板
大雨的路旁發現了一隻正在趕路的小莫,正要前往積水的好位置唱出他的小情歌。

艾氏樹蛙 s
翠綠色虹膜的艾氏樹蛙,是屬於東部的眼神。

艾氏樹蛙是台灣唯一會在產完卵後回來照顧孩子的樹蛙,牠們的卵產在竹筒內壁上,
雄蛙會再附近守衛避免蛞蝓、螞蟻來攻擊,等到小蝌蚪孵化落進竹筒積水後,
雌蛙會來把未受精卵產下,當作小蝌蚪的糧食。



東華夏之光 5
下午的光線非常漂亮,彷彿預告著晚上驚奇。

關於百步蛇的延伸閱讀↓ (以前寫的,有些資訊現在需要更新了)

《Taiwan snakes》Viperidae -Deinagkistrodon acutus-- 百步蛇



後記:

從大學到現在也已經觀察牠們7-8年了,每年都遇到牠們不下十次,這在台灣其他地方
是很困難的,也意味著牠們族群曾經面臨的困境,在野保法實施以前、在山產盛行的那
個年代,一條一條的百步蛇淪落為人們口中進補的玩意兒,穩定不敏感的習性變成捕蛇
人輕易捕捉的機會,記得剛回南部時,想一睹牠的樣貌跑遍排灣、魯凱部落臨近的林道,
卻是一面難求,連熟識的原住民朋友都說「現在已經很少見了」。

看著泰武門口美麗的百步蛇雕像與圖騰,因百步蛇形象而起的文化依在,而祂們呢?

11 則留言:

desw 提到...

拍得真棒

阿豪 提到...

好精采的記錄!!
今年也能拍到老大~~

阿傑 提到...

非常精彩...

Alex 提到...

想不到google把我的文章遺失了... e04... ="=

夾子 提到...

我覺得蟾蜍就像炸壞的雞排耶!!!= = ...

怎麼看都是小莫比較好吃XD...

那隻百步是不是太餓了啊?XD...

木瓜山還是好美。

Alex 提到...

哈,可能跟百步的習性有關吧,以他的伏擊方式跟體型很難遇到小莫,最常遇到滿街跑的蟾蜍,好幾年前崇偉也拍過一隻吃蟾蜍吃到一半的,文獻上也說百步會吃蟾蜍。

木瓜山真的很美呀!

夾子 提到...

這麼看來赤尾似乎比較幸運囉?

牠感覺比較有機會吃到賣相佳的小莫?XD...

Alex 提到...

遇到百步那天我朋友去瓦拉米也遇到百步耶,不過正被臭青公吃掉中Orz

阿豪 提到...

哇~第一次看到百步蛇進食的照片!!
希望今年我也能拍到牠>"<

Alex 提到...

to 阿豪:可以的,只要常跑就有機會,可以暑假的時候來東部看看 :)

小維 提到...

可憐的蟾蜍
被百步蛇抓到了
聽說你是在研究百步蛇
文章寫真讓人入境
好久沒去東部了
希望可以在去看看那邊豐富的生態^^